大白其情、敬畏生命:「新冠肺炎」的哲學省思

失去對於生命的「敬畏」,就生出了天災人禍;
真誠敬畏,覺性做主,天下蒼生回到本位,就能安身立命。

「新冠肺炎」疫情嚴峻,不禁讓我想起史懷哲(Albert Schweitzer,1875~1965)的名言 ──「敬畏生命」。「生」是創造,「命」是限制,創造是生生不息的,限制是永續不已的,生命就是在這永續不已的限制中生生不息,艱難而辛苦的緩步前行。

「敬畏」者,不只是史懷哲才說的,他信仰的基督宗教說「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」。儒家的《論語》說,「君子有三畏,畏天命、畏大人、畏聖人之言」。佛教更從「無緣大慈,同體大悲」,講到面對天地蒼生,十方法界,不可不敬畏。就如道家思想輕一些地說「人之所畏不可不畏」,講說「勇於不敢則活」。世界各大宗教,論生命之終極關懷都是這麼強調的。有了敬畏,才有真正的大愛,這世界才能成為世界。

史懷哲在《文明的哲學》一書中清楚說到:「文明正在衰頹之中,戰爭只是文明衰頹的一個表徵。」只因為人們失去對於生命的「敬畏」,因之而生出了戰爭,瘟疫則是比起戰爭還更嚴重的人禍天災。新冠肺炎是瘟疫、是天災,更是人禍天災。

新冠肺炎肆虐,論其源頭,免不了是人們的口腹之欲、殺盜淫妄。論其曼衍,免不了是人們的「貪瞋癡」三毒,是人們對於大自然的征服欲、對於蒼生的輕慢、對於天地的驕侵。蝙蝠既已為天地間含垢藏毒數千種,人們竟然不懂得敬畏、尊重,還要囂張地去戕害牠,寄生病菌就在人們的口腹之欲下,直接間接地感染了動物、人類,傳播而不可收拾。

既已感染,則需當下救治、防止,免得傳染擴大。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,人們卻隱匿而造成更為嚴重的禍害。說透了,就是僥倖心多,敬畏心不足。

須知:「明白」就是最為真誠的敬畏,能明白就能覺性做主,通過制度、結構、組織的層面,行其所當行,防其所當防,止其所當止,進入醫療、防護,就可以防止瘟疫的蔓延。天下蒼生回到本位,都能「甘其食,美其服,安其居,樂其俗」。人們在「天地君親師」共同體的場域結構之中,大白其情,敬畏以之,也就能安身立命。

皇天后土,讓那該回到存在自身的回到存在自身,讓那該歸返天地的歸返天地,虔誠敬禱,虔誠敬禱!